首 页 明星私房菜 旅游展览 生活照 网络剧 奥斯卡 戏曲综艺 星闻快报 演出资讯
网站首页 >> 金像奖 >>当前页

月光的疼痛

发布时间:2021-04-10 23:18 编辑: 来源:

 □陈宏宾

当贝多芬给月光谱曲的时候,认定月光的疼痛只有用音乐来表达。音乐响起时,伟大、震撼。

掌声中,人们记住了月光曲。欢笑声过后,没有人记起另外一种震撼,从心灵深处发的呼喊,那是母亲的疼痛。

疼痛不因为白天黑夜而改变,传承穿越时空。

那些音符,那些呻吟,尽管卑微弱小,但都带着母体的温润气息。

节拍,来自母亲轻轻的摇晃。

记忆的空白处,不懂韵律的母亲时常也哼出一首月光曲。

月儿明,风儿静,

树叶儿遮窗棂……

那个陶醉如月光洒落在我身上,穿越我幼小的灵魂。

月光的白、露珠的晶,风中舞动的音符,抚摸飘逸的长发。

那时,我不知道贝多芬是谁,只记得童年的月光里,有母亲弯腰的身影。

紧抱岁月,月光相伴。

牵着月光的手,我踩痛了母亲的皱纹,把月光踩出一条通向远方的路。我走出母亲的视线,一年又一年。

回头遥望故乡,山还在,水长流,月光下的身影不见了,被娘紧紧搂在怀里。

村前村后洒下的月光,托起一地苍老的心事。

蹒跚行走的身影,孤独无助的风,炊烟托起的一声声咳嗽,扶不直一副身板。

颤抖的手捧起月光里的一个音符。

留守、等待、翘望……

月圆的时候,村头依然会飘出那首熟悉的曲子。可惜我听不到。

月光有生命,疼痛轮回,消失的只是一段时间。母亲在行走,月光在行走,我的一颗心在行走。

踩着月光期盼的目光,我从母亲吟唱的音符里出发的情景,时常在眼前。

我走出了那片熟悉的土地,行走在日月交替的轨迹里。大多数时间里,我会独自品读月光,把每一片月光读成我笔下的一首诗。

鲜活、轻柔,唯独少了一个词语——疼痛。

诗句开始骚动,每一句呼唤都是母亲在梦里张望的眼神,不刺眼,但能紧紧牵着一颗游离的心。

容颜改变,体态改变,思念老屋窗外月光的疼痛永远无法改变。

深入骨髓的月光,在灵魂深处刻画出一个圆圆的疼,提醒着我——

月圆的时候,回家团圆。

别冷落庭院里一地的等待,别加重月光苍老的心事,别让等待的疼痛传染给风,风太脆弱,它扶不起一根拐杖。

站立,用坚定戳破月光的心情,母亲注定要与月光一同生死。

我捧起一片梦境,是一片碎了的月光。

水已经不能洗清。词语无法形容。

月光身上贴满标签,最大的那个是乡愁,我再怎么用力也拿不动。

打开手机,有月光的地方都是盲区,无法接通故乡的信息。

下载一幅图片,月光显得苍白无力,怎么也找不到家的位置,怎么也望不见母亲的身影。

我开始疼痛起来,化作一片月光,奔向娘。

今年的月圆夜,我不确定回去。

 

 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70668.cn/mulu/z/15554538.shtml
分享到:0

相关阅读

最新发布